天堂一 > 玩家心情 > 正文

[心情]11F天堂故事新编

[加入收藏] [跟贴评论] [复制链接]发布时间:09-05-28 来源:52pk整理 作者:佚名

  抬头:前不久发过的帖子,本想新写点什么,但最近没有心境提笔。现在为参与活动,只好重发一遍聊以充数。
  
  本文是根据本人天堂真实经历模仿古龙先生的小说风格瞎遍乱造而成,纯属娱乐。与古龙先生的小说有天壤之别,恶搞模仿也是因为喜欢他的小说。谨以此文表示对过去一起战斗过的朋友的怀念。请以娱乐的眼光看此文,如果有人要探讨文学或者以卫道士的严肃的态度对待此文,还是免抬尊眼看下去。写得不好,请不要骂人。谢谢,祝各位看官心情愉快。
  
  公元XXXX年,十五日,晴,有风,皇历上这样写着:地官降下,定人间善恶,有血光,忌远行,宜诵经解灾。
  
  天堂11F,傲慢50楼。
  
  路上,白金、黄金、白银三个人在清怪狂奔。他们的名字依次为孔雀、蝴蝶、龙女。
  
  “你听说一种用爪子请人的方法没有?”蝴蝶冷冷的道。
  
  孔雀:“你的意思?”
  
  蝴蝶:“我熟悉这门技术,而你恰好有把暗爪。”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用这种方法,齐格菲就是一个例外。”孔雀冷冷的道。
  
  “天堂世界里没有例外----这就好比是个玩家迟早都会装LX,不会有人一辈子用干净的天堂。“蝴蝶道。
  
  “齐格菲是例外。就是装了LX,他也不会用。”孔雀道。
  
  ……
  
  傲慢50楼转眼间就到了。50楼很大,幼龙和骨龙很多,但今天50楼的怪却一点也不会让人感觉多。
  
  因为一个人。
  
  一个寂寞的人。
  
  一个在傲慢50楼大厅单练的人。
  
  50楼几乎所有的幼龙骨龙都围着那个人喷。
  
  那人的手修长,看得出这是一双会弹琴的手,这双手的主人一定很爱惜它。
  
  现在,这双手一只握着红骑士盾,一只握着一把刀。
  
  龙喷出的黄色和紫色火焰照亮了那把刀。
  
  大马士革刀。
  
  一把+10的大马士革刀。
  
  刀长三尺六寸九,净重八斤五两二钱。
  
  这把刀是他的主人用911张武卷和199把大马刀用了三三得九天点成的。
  
  “啊,10大马!?”蝴蝶流出了口水,他用手指头数了一下,三滴。
  
  用刀的人,叫齐格菲。
  
  11F排名前三位的骑士。
  
  现在他穿着红色的古火甲,戴着双火戒,被大群的龙包围着。
  
  但他没有一丝怯意。
  
  “他在干什么?”蝴蝶头上滚出了几颗汗,他用手指头数了下有四颗。
  
  “摆POSE”龙女肯定道,“旁边那个玩家甲不知深浅过去就被龙喷到扑街了,他站那显摆他有古火甲。”
  
  “哦,原来如此”。蝴蝶明白了。
  
  但他还是不明白,摆POSE为什么一定要那么久。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
  
  因为那个人,动了。
  
  那个被幼龙和骨龙围着的骑士,终于动了。
  
  “上了个厕所果然爽”。
  
  齐格菲开口了。
  
  孔雀三人翻倒了。
  
  齐格菲开始清怪,边清还不时的重复着:闭关练级,禁止打扰。
  
  但孔雀不管这些,孔雀走过去了。因为他是孔雀,如果他不这样做,他就不应该叫孔雀石而叫鹅卵石。
  
  蝴蝶疑惑的问龙女:“齐格菲喊话为什么间隔时间不一样,喊一句要三五分钟不等?”
  
  “因为他不会用LX,他边清怪边手动打字喊话。”龙女面无表情的答道,但心里已不由对齐格菲产生了连绵不绝的敬佩之情----他打字比我快多了。
  
  周围进行的一切事情都逃不过齐格菲的眼睛,除非齐格菲在挂机。但齐格菲是从不挂机的。
  
  因为他不会用挂。
  
  “你好。”孔雀道。
  
  “还好,至少没有被喷死掉。”齐格菲手里还在清着怪。
  
  “我们来了。”孔雀道。
  
  “我并没有否认。”齐格菲很坦率。
  
  “能聊聊么?”孔雀道。
  
  “我喊的闭关练级,禁止打扰的话你都看见了?”齐格菲道。
  
  孔雀不说话,低着头,很仔细的掏出一些黑魔石提炼着。
  
  “你不要抵赖,我知道你来了一段时间了。”齐格菲道。
  
  “既然你这么认为,那就算是看到了。”孔雀没有动,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你真的看到了?”齐格菲道。
  
  “我不是瞎子。”孔雀道。
  
  “你不应该来。”齐格菲道。
  
  “但我已经来了。”孔雀道。
  
  “知道打扰我练级有什么后果么?”齐格菲。
  
  “莫非你要杀了我?”孔雀道。
  
  “你猜的不错。”齐格菲喝了个绿色药水道。
  
  “你认为你能杀了我么?”孔雀道。
  
  “是”。齐格菲喝了个勇敢药水道。
  
  “你这么有把握?”孔雀拿着233个提炼好的二级黑魔石问道。
  
  “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齐格菲又喝了个勇敢药水道。
  
  孔雀叹了口气,笑了。没有人能抵挡住他这样有诱惑力的微笑,除非那人是个瞎子。很明显,齐格菲不是。
  
  孔雀笑道:“难道一定要看到我的会心一击才震得住你么?”
  
  这句话没说完,他就突然出手。
  
  只要一招,精黑的会心一击,只要一招就足以令对手倒地。
  
  这一招他已练了70多级,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一招能让面前这个骑士倒地。
  
  可这一次他错了。
  
  因为他的对手是齐格菲。
  
  笑容在孔雀的脸上渐渐凝固。
  
  一个圈,一个黄色的光圈套在了他的头上。
  
  那不是观音姐姐的金刚圈。
  
  是冲晕。
  
  他一直认为70+精黑的会心一击威力十足,但没想到今天碰到了更可怕的冲晕。
  
  他败了。
  
  败得很惨。
  
  他在那黄色的光圈里看到了骑士的可怕。
  
  他也看到齐格菲的手里已经不再是+10武官双手剑而又是那把10大马。
  
  就这电光火石的两秒钟,这个可怕的对手就换了双手武器冲晕了自己,又换回了单手剑。
  
  如果这在战场上……
  
  他已不敢在想。他太自信了。他原本有充足的信心收服面前的这个骑士,但是,那个光圈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一种冷。
  
  他没有说一句话。
  
  他拣起了掉在地上的233个二级黑魔石,带着龙女、蝴蝶匆匆离开了50楼。
  
  十五,有雨,皇历上这样写着:土黄用时,曲星,宜沐浴,忌远行,冲龙煞北。
  
  天堂11F,傲慢50楼。
  
  路上,白金、黄金、白银三个人在清怪狂奔。他们的名字依次为孔雀、蝴蝶、龙女。
  
  “你听说一种用好处请人的方法没有?”蝴蝶冷冷的道。
  
  孔雀:“你的意思?”
  
  蝴蝶:“我熟悉LX的使用方法,而你恰好有LX的安装程序。”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用这种方法,齐格菲就是一个例外。”孔雀冷冷的道。
  
  “天堂世界里没有那么多例外----他确实是个不用LX的例外。但我肯定他这次不会例外,是个玩家迟早都会装变档,不会有人一辈子用干净的天堂。“蝴蝶道。
  
  “齐格菲是例外。我看见他在红色下了变档,但是他不知道装哪。”孔雀道。
  
  ……
  
  傲慢50楼转眼间又到了。50楼很大,幼龙和骨龙很多,但今天50楼的怪却依然不会让人感觉多。
  
  因为一个人人。
  
  一个寂寞的人。
  
  一个在傲慢50楼大厅的人。
  
  那个单练的骑士。
  
  50楼几乎所有的幼龙骨龙依然围着那个人喷。
  
  那人的手依然修长,只是今天剪了指甲,但还是看得出这是一双会弹琴的手,这双手的主人一定很爱惜它。
  
  现在,这双手一只握着红骑士盾,一只握着一把刀。
  
  龙喷出的黄色和紫色火焰照亮了那把刀。
  
  短刀。
  
  一把+10的短刀。
  
  刀长一尺三寸五,净重六斤四两二钱。
  
  这把刀是他的主人用999张武卷和120把短刀用了九九八十一天点成的。
  
  “啊,10短刀!?那就是传说中11F第1把10短刀!?”蝴蝶流出了口水,他用手指头数了一下,没够用,但也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脱鞋,赶忙拽过8抗斗擦了擦嘴。
  
  用刀的人,正是他们要找的齐格菲。
  
  11F排名前三位的骑士。
  
  现在他依然穿着红色的古火甲,戴着双火戒,被大群的龙包围着。
  
  但他没有一丝怯意。
  
  “他又在摆POSE!”蝴蝶胸有成竹的道,“你看他边上那个玩家甲又扑街了。”他有手抹了下额头,这次没有汗。
  
  “为什么扑街的又是那个玩家甲?”龙女疑惑道,“使用同一招对圣斗士而言是无效的。他为什么不长记性。”
  
  “他在挂机。”孔雀道。
  
  “哦,原来如此”。龙女明白了。
  
  但他还是不明白,挂机为什么挂50楼大厅,和那个可怕的骑士在一起。
  
  不一会,那个人。
  
  那个被幼龙和骨龙围着的骑士,终于动了。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鼻孔迎接光明。我还是回去吧”。
  
  齐格菲开口了。
  
  孔雀连忙叫道:“你为何要走?”
  
  “上来太匆忙,忘了买灯笼。”齐格菲一脸沮丧。
  
  孔雀三人翻倒了。
  
  “能请你一起吃黑豹么?那边的小道有只刚刷的。”孔雀道。
  
  “我今天只想打幼龙。”齐格菲道。
  
  “不认识了我?”孔雀道。
  
  “不认识。”齐格菲道。
  
  “不记得上次我们交手么?”孔雀道。
  
  “不记得。”齐格菲道。
  
  “你为什么老看着那只墙后的黑豹?”孔雀道。
  
  “那黑豹貌似很好吃的样子。”齐格菲道。
  
  “你知道圣火么?”孔雀开始步入正题了。
  
  “知道。圣是圣火的圣,火是圣火的火。”齐格菲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是说11F的圣火盟!”孔雀并不急躁。
  
  “一个工作室大盟,人很多,级别很高,装备很好。”齐格菲道。
  
  “你的信息很灵通。”孔雀肃然起敬。
  
  “我有上红色论坛。”齐格菲得意道。
  
  “我以为你没有。”孔雀讪笑着。
  
  “……”
  
  “你认识圣火的人么?”孔雀突然问道。
  
  “我不喜欢和陌生人交往。尤其是工作室的人。”齐格菲淡然道。
  
  “但他们现在代表着11F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着11F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着11F最广大玩家的根本利益。”孔雀道。
  
  “你排比句用的真好。”齐格菲对孔雀肃然起敬。
  
  “他们高举包楼包场的伟大旗帜,全面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紧密地团结在以石门传说为核心的工作室周围,全面封锁傲慢,我们都被清过。”孔雀道。
  
  “所以你需要一批人马与他们开打?”齐格菲道。
  
  “猛将兄,你愿意加入我们么?”孔雀追问道。
  
  “我妈跟我讲过,不要加入黑社会。”齐格菲连连摇头。
  
  “……那他们要是来清你,你怎么办?”孔雀道。
  
  “中央提出构建和谐社会。我跟他们讲理,相信他们会以德服人。”齐格菲道。
  
  “这么说,你是不会加入的了?”孔雀森然道。
  
  “是。”齐格菲道。
  
  “没得商量?”孔雀道。
  
  “是。”齐格菲道。
  
  “…那你去买灯笼吧。”孔雀无奈道。
  
  话没说完,齐格菲人已消失不见。
  
  他没有看到齐格菲是怎么离开的,因为他看到的时候,齐格菲已经离开了。
  
  这个人就像个鬼魅,每次看到他都与常人的感觉不同。
  
  “齐格菲……齐格菲……”他喃喃的一遍又一遍的念着这个中世纪初期德意志以及维京时代北欧最高英雄的名字。他要记住他。
  
  初十日,立秋,晴,凉风至,宜出行、会友,忌新船下水。
  
  天堂11F,傲慢50楼。
  
  路上,白金、黄金、白银三个人在清怪狂奔。他们的名字依次为孔雀、蝴蝶、龙女。
  
  “我们一定要找他么?”蝴蝶冷冷的道。
  
  孔雀:“你的意思?”
  
  蝴蝶:“我有人手,而你有资金,我们打造一个齐格菲出来。”
  
  “并不是随便培养一个骑士都适合做我们的盟员,他很特别。”孔雀冷冷的道。
  
  “天堂世界里哪有那么多特别----他不会用LX,不会用变档,这样的骑士能起多大作用?”蝴蝶道。
  
  “他是例外。因为他是齐格菲。”孔雀道。
  
  ……
  
  傲慢50楼转眼间又到了。50楼很大,幼龙和骨龙很多,事实上,今天50楼的怪的确让人感觉多,而且都集中在了楼口。
  
  “刷黑豹了!?”龙女凛然道。
  
  “去大厅找他!”孔雀带头往大厅跑去。
  
  但是赶到大厅,那个熟悉的身影却没有出现。
  
  三人四下搜索了一番,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人。
  
  突然。
  
  三人看到楼口处缓缓走来一人。火光一亮一亮。近了。是他。
  
  那个他们要找的人。
  
  他一步步的走来,走得很慢,但很稳。
  
  这条路他记不清走了多少次了。他自这条路来,再由这条路去。一个人,从来如此。没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问为什么。因为他是齐格菲,所有人已经习惯了他一个人,好象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他确实如鬼魅,阴森黑暗的傲慢50楼,一路上的幼龙喷他,他视若无睹。只有他手里的灯笼,一闪一灭的宣示着他的存在。直到他来到大厅----身后跟着几十条龙。
  
  “你来了。”孔雀道。
  
  “是。”齐格菲面无表情。
  
  “我原以为你不会来。”孔雀道。
  
  “我来了。”齐格菲依然面无表情。
  
  “今天已经这么晚了。”孔雀道。
  
  “那不表示我不会来。”齐格菲淡然道。
  
  “我们刚来找你你不在。”孔雀道。
  
  “我被圣火的清了。”齐格菲淡然道。
  
  “按惯例,他们一会还会来的。”孔雀道
  
  “我知道。”齐格菲换了个灯笼。
  
  “从来没有人敢在圣火刚清完楼又来的。”孔雀道
  
  “那是因为我刚刚来。”齐格菲显得很平静。
  
  ……
  
  死样的沉寂,只有幼龙唿唿地喷着火焰。
  
  “能请我们吃黑豹么?”孔雀打破了这死样的沉寂。
  
  “已经被圣火吃了。”齐格菲道。
  
  “是么?那你没的请了。”孔雀笑道。
  
  “我请你们吃龙心。”齐格菲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孔雀问到。
  
  “因为你们还站在这里,而那条带着龙心的幼龙还在我身边。”齐格菲道。
  
  沉寂,又是死一样的沉寂。
  
  “你很有个性。”孔雀再一次打破了这死样的沉寂。
  
  “地球人都知道。”齐格菲没有一丝笑意。
  
  “哪只幼龙会出龙心?”孔雀问道。
  
  “我右边第四只。”齐格菲道。
  
  “不可能。龙心没有那么好出的。”孔雀并不相信。
  
  “我说了,右边第四只。”齐格菲始终很平静。
  
  “为什么一定是那只?”孔雀问道。
  
  “它有龙心。”齐格菲道。
  
  “我说了,这些龙不可能出龙心的。”孔雀有些急了。
  
  “除了那一只。”齐格菲闭上了眼。
  
  “老大,废什么话,砍了不就知道了。”蝴蝶早已不耐烦了,抄起家伙几下就干掉了右边第四只幼龙。
  
  “幼龙给你龙之心。”系统提示。
  
  “啊!你,你,你怎么知道这只龙出龙心?”孔雀人三都惊了。
  
  “因为跟幼龙打交道时间长了,你就会听懂它们的语言。而我在50楼的时间还算足够长。”齐格菲冷冷的道。
  
  孔雀三人彻底傻了。
  
  他们实在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理由。
  
  三人还在发愣时,齐格菲开口了。
  
  “黑社会收人要什么条件?”
  
  “够,够狠够胆色讲,讲义气。”孔雀还没缓过神来。
  
  “还好,这些我都有。”齐格菲道。
  
  “你愿意加入我们?”孔雀喜到。
  
  “……加入你们的帮会需要花钱买VIP卡么?”齐格菲道。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的。”孔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红本正色念道。(毛主席语录)念完,深色的眸子里暴射出两道坚定异常的目光:“L'Internationale
  
  Seralegenrehumain”
  
  “请讲普通话。”齐格菲皱着眉头。
  
  “英特纳雄耐尔一定会实现!”孔雀用中文重复了一便。
  
  “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齐格菲激动地从身上掏出一张影碟道。(阿尔巴尼亚电影《地下游击队》)
  
  “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孔雀三人回答道。
  
  四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一声“同志”后,四道白光一闪即逝,消失在傲慢50楼黑色带有血腥味的空气中。
  
  只有一群没有目标的幼龙在游荡。
  
  地上,一条幼龙的尸体。
  
  

翻页快捷键:←|→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