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一 > 玩家心情 > 正文

[心情]龙门游

[加入收藏] [跟贴评论] [复制链接]发布时间:09-05-28 来源:52pk整理 作者:佚名

  前:这篇东东的原本其实是高中时写着玩的,也没写完,之后原以为这张东东早掉了,后来最近无意发现,一来欣喜,二则发现当时也的确随意性太大,不少句子一点没有奇幻小说必须的那种感觉(尽管现在也未必能全文保证这种感觉),于是定意修改并续完。其实可以看的出,在后半部,由于追求文字的感觉,已然不怎么轻松的无厘头了(么办法,功力潜)。而之所以现在发出,自然是参加活动啦,或许内容上可能没有天堂的部分,不过资深玩家应该都知道,天堂最初的理念,哪怕延续到现在的系统,都无处不充满了奇幻AD&D的风格,而当初写作的冲动也是因为同时看龙枪等作品以及经历着中服天堂最纯洁美好的一段时光,所以个人认为应该还算应题吧?
  
  另:题中的龙门也即文中的龙门楼,是个人的高中的教学主楼,当初其实一部分也意在讽刺学校浓厚的应试气氛...现在也仅当一个名称的借鉴吧...
  
  疯一样的男子出现了。狠显然,他的绰号,或说是昵称,只能是—“疯子”。疯子狠白-当然你可以理解是小白的白-所以疯子是...嗯...白袍法师,应该说,不,这绝对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大陆*大奇迹之一。而全程目睹这样一个奇迹诞生的是...疯子的唯一伴侣,“沃布.冯”,一只拉马西亚猴,尽管怎么看他都是疯的。
  
  龙门楼是沃布“学习”的地方,那是全大陆最好的学院-嗯,当然学员都是猴子。历年离开的猴子中都有那么几只掌握了些许初级法术的-目盲(Blindness)或者友好术(Friends)之类的-毕竟你不能指望更多。疯子希望沃布就是那少数中的一个,多少而言他自己也是个法师。然而就在前几天,龙门楼的伟大导师们诡异地都变成了大猩猩-至少看上去是这样-每一个都装备精良(或许仍该加上“看上去”三个字),当然,一切不止于此,整个龙门楼也如魔化般变得更有丛林氛围。这听上去有些像某个侏儒幻术师在享用过下午茶后闲暇的“杰作”,然而一来没有人会把侏儒和下午茶联系上,二者这样规模的幻术让人更能联想到这位“尊敬”的侏儒幻术师或许又是巴尔在凡间留下的某后代(喔,对,这并不是在费伦,除非巴尔在异世界都有风流史),但是,真正的事实,又有谁知道呢,如果伊尔明斯特突然出现并承认一直以来他其实都是名侏儒......(对不起我又忘了,这并不是在费伦)所以,关于龙门楼,狠简单,沃布和其他的猴子都被囚禁了。而疯子,也就理所当然地踏上了拯救沃布之旅。
  
  疯子来到了学院大门前。眼前两座铜铸的雕像,一边自然是猴子,而另一边,则是大陆最古老的生物—龙。“望猴成龙?”疯子每次都这里,都会嘀咕一句。而当他再一次扫视周围时,疯子发现仰望铜像的,并不止他一个人。那装扮,游侠?(Ranger,这狠令人苦恼,总有人会把paladin翻成游侠,于是随之而来的就是误解,而这里,你明白是什么)不然就是个吟游诗人。
  
  “嗨,我说,我该叫你什么?也是来救沃布的?喔,不,并不是每只猴子都叫沃布的......”
  
  “你是在和我说话?嗯,好吧,我叫PBr,吟游诗人,你呢,法师先生?”
  
  “嗯...人们都叫我疯子...”
  
  随后即是一阵沉默。其实疯子非常想知道这位吟游诗人为什么来这里而又为什么不进去,但他觉得用猜的或许会更有意思,而PBr,则一直在怀疑眼前的“疯子”是否真的是个法师,白袍法师。
  
  最后自然是吟游诗人先开了口,“这里有个该死的结界,如果你是法师,我是说,你的确是法师,那么,带我进去吧?我的笛子在强烈地召唤我,我能感受到,尽管我的确是自愿借给院长的...”
  
  “原来是结界,对,我该发现的,狠明显,这是个结界,嗯...”一阵吟唱后,疯子和PBr顺利地通过门口的结界,事实上,单就能力而言,有疯子这样的同伴是件庆幸的事。
  
  然而,事情并不只是“通过结界”这么简单而已,进入庭院后,迎接疯子和PBr的,竟然是数以十计的猩猩,更准确的说,是数十只战斗着的猩猩,有人更先于他们一步来到了这里。“并没有人告诉我那里除了结界还有该死的幻术。”疯子陡然有了种被欺骗的感觉,他狠生气,尽管后果严不严重是另一回事,不过前面说过,疯子的能力不该被这样置疑。于是就在PBr举弓抽箭的同时,疯子开始了吟唱,然而似乎那位已然陷于战斗中的先行者并不满意他们的举动,“嘿,那只该死的箭应该乖乖地回到箭袋,还有你,法师,如果你准备的是什么伤害性法术,那就马上停止那该死的吟唱,马上!喔,靠,变了猩猩就该有这么大力嘛?”显然疯子和他的“同伴”受到了对方百忙中的“照顾”。不过,箭固然还能收回,但要打断法师的吟唱-当然给上一拳就可以-期望他主动停止,那是不可能的,没有法师可以边吟唱边看电视,或者听谁抱怨什么,他是专注的,就是这么回事。所以,战士的美好愿望只实现了一半,虽说之后他发现后果比他预想的好的多-疯子最终完成的,是蛛网术(Web)。而当猩猩们无法动弹之后,疯子对之一一施放石化术(FleshtoStone),然后要做的,就是和还未挣脱蛛网的“先行者”聊上几句。(这里请允许华丽地摆脱规则一下,事实上即使是白金龙也无法记忆这么多同一法术,哪怕是一级的,用法术定序也不行,石化术是六级法术)
  
  “亲爱的朋友,我的骑士先生,我同样明白这些猩猩曾经都是沃布的导师,尽管人人叫我疯子,哦,对,沃布是我的朋友,在这学习,我来救它的。”离开了战斗的繁忙,要从装束认出一名骑士是狠容易的,你看连疯子都做到了。
  
  “我是PBr,来取回我的笛子。”吟游诗人显得狠无奈,他习惯别人熟知的是他口中的传奇,而不是他的名字。
  
  “好吧,好吧,你们可以叫我DN,这不重要,我的‘朋友’,战斗已经结束了,你是不是该一起把这些该死的蛛网也清除掉?”
  
  “喔,蛛网术的时效并不会狠长,稍稍忍耐一下吧,我的朋友。倒是...嗯...你的同伴是德鲁依?让我看看这是棕熊还是黑熊,或者这就是传说中的德鲁依长老?嗯,其实我们并不介意你同伴变回人形。”疯子也终于意识到了骑士身边的“庞然大物”的存在。
  
  “这不是棕熊,也不是黑熊,而是熊猫。不可能是德鲁依,只是熊猫而已。”
  
  “熊猫?”
  
  “对,熊猫。”望着疯子无比困惑的表情,DN并不打算解释下去,这正如你永远无法期望矮人去理解精灵那没有胡须的高贵一样,不可能,“那么,你们来这的目的狠明确了,而我,是为了调查这次的事件而来的,你们既然可以通过门口的结界,这证明你们有足够的能力与我同行,我们应该一起进去,不是吗。”
  
  “说到结界,我更有兴趣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一名骑士和一只...嗯,熊猫?”有时你不得不承认疯子的思维并不如想象中的混乱。
  
  “狠简单,那是我们设下的,更准确的说,是她设的。尽管原本只是不想让战斗扩散到外面,不过,我感谢你们能进来。”看着疯子和PBr已然惊呆的表情,DN仍然满意地指了指身边的熊猫,而熊猫也如凯旋的英雄正走过万民拥促的街道般“阿呜”了一声。
  
  “你是说这只猫熊,不,熊猫,能施法?喔,或许这狠正常,沃布也会,嗯,是将会。”疯子显然不怎么接受这个事实,而PBr则仿佛想到什么,“这样的类熊生物已经够传奇了,更传奇的是还能施法~或许这个故事该叫四只脚的伊尔明斯特!不过比起这个,不知你之前是否曾注意到刚刚在猩猩堆里还有个...巨灵?骑士先生?尽管现在已经消失了。”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会进去,然后再遇上他,击败他,最终故事完结。好了,我的朋友们,庭院的谈话到此结束,进去吧,一探究竟!”于是三人一熊猫,推开了龙门楼的正门,当然留在身后的,是数十座猩猩石像...*_*

翻页快捷键:←|→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