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一 > 玩家心情 > 正文

[心情]妖精的眼泪

[加入收藏] [跟贴评论] [复制链接]发布时间:09-05-27 来源:52pk整理 作者:佚名

  1、有一种无可奈何,叫宿命。
  
  我是一只妖精。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向何处。一株巨大而充满魔力的树,是我接触这个世界的第一个见证。
  
  我不是孤独的。在这棵大树下,有我的族人。相似的外表让我们有相识的感觉。我们彼此靠近却刻意遥远,彼此依赖却也相互摒弃。在这棵树下,我们每天用同样冷漠的目光,冷静地面对生死轮回。死亡是不值一提不屑一顾的小事,无数次,在死神的掌心中,我微笑灿如烟花绽放,我的心,生来就有钻石般的坚硬。
  
  妖精之所以有别于其他种族,或许就是因为妖精的心冷若冷雪,坚如钻石。
  
  娜鲁帕就住在大树下的地洞里。她为我们制作各种各样的武器和防具。她是这片森林中唯一的智者。每次去找她,都是愉快的。虽然她说话跟我所有的族人一样冰冷,但是我可以感觉,甚至可以触及她心底的善良和慈详。
  
  我告诉她,娜鲁帕,我不喜欢这里。总有一天,我要离开。这里找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如果你有能力,那就去吧。娜鲁帕并不惊异我的想法。反正,你总会回来。
  
  为什么?我要离开!我要永远离开这里!
  
  娜鲁帕转回头来看我。她的智慧让她能看见我心底最遥远的角落。
  
  每个妖精都会离开妖森,就象每个妖精最终都会回到妖森一样。如果你一定要问我为什么的话,也许是因为,他(她)们在离开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要找的到底是什么。
  
  那为什么每个妖精最终都会回到妖森呢?
  
  也许是因为,这里才有他(她)们要的东西。娜鲁帕说完后,就回过头去,再不理我。
  
  我一直知道,在妖森之外,还有另一个世界,或许,还有除了妖精之外的其他种族。虽然我无法看见,但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听见他们的声音,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开始思索着娜鲁帕的话,我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要离开是错误的?难道我来到这个世界,第一眼看见那棵大树,就注定了我的一生都要在它的蔽佑下度过?
  
  我茫然地想着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一步步地往前走。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练功,甚至忘记了自己已远离那些善良的守护神……
  
  如果不是阿土巴妖魔的吼叫声让我在瞬间清醒过来,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要这样走多远。我看见它们挥舞着武器向我逼近,我突然想到,每次倒下,然后在大树下等待重生,是一件多么无趣的事情!无尽的轮回,其实是一种残忍,结束或许才是一种仁慈……我不想拿起我的弓,我甚至放弃了所有的抵抗……疼痛……瞬间传遍全身的剧痛,尖锐而直接,我看见鲜血在锋利的刀尖上跳跃,迷离起绚烂的色彩……我快要死了,我知道。跟以前无数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我不想再站起来了,我不想再恢复,每一处伤口伴随鲜血喷涌而出的,是无尽的厌倦,强烈得覆没了所有生存的理由……在失去理智前最后一刻,我知道自己在微笑……
  
  2、有一种莫名其妙,叫缘分。
  
  如果说,我被遗弃到这里,第一眼触及的大树让我迷惑的话,那么这次我睁开眼的瞬间,是可以让我用一生来回忆的温暖,用一生来印证的无悔。
  
  那是他的眼睛。清澈,明亮。
  
  他的脸触手可及,我甚至能看见他眼角的朴朴风尘,我甚至能闻到他鬓角汗水的气息。
  
  他是英俊的。英俊得几乎不真实。
  
  星空下,他燃起篝火。火光摇曳,星光迷漫,我伸出手去抚摸他的脸……这就是我想要找的东西吗?我问自己。
  
  你是谁?从哪里来?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象雾气一样带着潮湿,软软地散开。
  
  他笑了。笑容先在嘴角牵动,扩散至双颊,然后在眼底慢慢溶化漾开,最后,整张脸在笑意中生动。我从不知道,男人可以笑得如此让我心动。
  
  我来自河的对面。他伸出手,指了一个大致的方向。
  
  你来干什么?我喃喃地问。我无法将自己的视线从他脸上挪开,他那张脸,轻而易举地镌刻上我钻石般坚硬的心。
  
  我听说,这里有一个叫妖精的种族,能制作出传说中的力量手套。我来寻找。
  
  我就是妖精。但是,我没有听说过力量手套。在我的族人中,也没有人拥有它。我轻轻地说。
  
  我分明看见他的失望。脸上的笑容黯淡下去。但与其让他追寻一种传说,还不如告知他真相。
  
  那好吧。呵呵。他又笑,但已没有了那种生动。谢谢你告诉我,看来冥冥中早已安排我到这里,不是为了什么力量手套,而是来救你。
  
  我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牵扯了一下。这种感觉一瞬即过,却一生不忘。
  
  我送你回去吧。很晚了。他站起来,银色的铠甲,无鞘的长剑,高大而健硕。如果这世上真的有力量手套,那么一定是为了他而存在,只有他才有资格拥有。
  
  不,你不是我的族人,你无法进入妖森。我自己会回去。
  
  我不想离开,但他终是要走的,不是吗?我听见自己轻声而坚定地说,你走吧,等我有能力离开妖森的时候,我会来找你。
  
  他又笑了。好!我叫羿。记住我的名字。
  
  会的,羿,我记住了,你的名字已写在我与生俱来的骄傲里,记在我迎风绽放的微笑里,印在我渐次柔软的心底里,刻在我无法抗拒的宿命里……
  
  3、有一种义无反顾,叫爱情
  
  我找到娜鲁帕。
  
  娜鲁帕,这世上有没有力量手套?
  
  有。
  
  那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你是不是会做力量手套?跟你做给我的弓一样?
  
  我不提起,是因为没有人能够找齐制作它的材料。
  
  你刚才说“有”,就说明至少存在一双力量手套,那么是从哪里来的?是谁做的?
  
  我急促地追问,这对于我很重要。是的,很重要。
  
  娜鲁帕沉默着。象以前每次结束谈话一样,这是告诉我她不想再说,我应该离开。但这次在没有答案前,我不会走,这对于我很重要!
  
  娜鲁帕,告诉我,求求你,我一定要知道。我坚持着,没有人能让我妥协,娜鲁帕不能,谁都不能!
  
  许久许久。
  
  娜鲁帕深深地盯着我,她在看穿我的心。
  
  制作力量手套,需要好几种材料。别的妖森都可以得到,但其中有二种,一个是食人巨魔的血,另一个是钻石。
  
  怎么样才能得到血和钻石?
  
  食人巨魔的血,你需要走出妖森,去杀了食人巨魔欧吉,但并不是杀了它就一定有,要看你的运气。至于钻石……
  
  钻石要怎么才能得到?我追问。迫不及待。
  
  如何得到钻石,那是天机,我不能说。娜鲁帕的声音充满了痛苦,甚至带着一丝颤抖。
  
  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能得到它的时候,自然会得到。
  
  这叫什么方法?那我也可能一辈子都得不到?
  
  娜鲁帕突然叹了口气。在黑暗的洞窟中,听来无奈而苍凉。她再一次深深地看我,我知道她看见了我的心瞬间的抽搐。孩子,你会得到钻石的。在某个时刻,你被注定了会拥有……在某个你最快乐,最无忧的时刻……但是记住我的话,你得到钻石的时候,就是你这一生中最痛苦,最绝望的时候。记住我的话吧,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这些了……
  
  娜鲁帕说完这些,便闭上了她那双充满智慧的双眼,再不看我。
  
  好吧。如果得到钻石只能靠等待的话,那么至少我可以去得到食人巨魔的血。该是我告别妖森的时候了!
  
  娜鲁帕说错了,她说妖精们离开妖森,是因为他(她)们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但我不是。我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我要找的,是爱情。
  
  4、有一种痛彻心肺,叫破碎
  
  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面对食人巨魔欧吉的感觉。
  
  那是一种无法回避的恐惧,当它巨大的绿色身躯挥舞着板斧向我逼近,握弓的手开始不可遏制地颤抖。我并不惧怕死亡,我只是害怕在这片绿色阴影里,我找寻的东西会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最终会消失在一个我永远无法触及的距离。
  
  这比死亡更让我无法承受。
  
  我的箭,射在巨魔的身上毫无反应。它狞笑着逼近我,似乎在讥讽我的无能。我只能机械地抽箭,射击,再抽箭,再射击。我隐约地感觉到,箭支不多了。但我立刻清醒地抗拒这个问题。无论如何,它必须比我先倒下。必须!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我随时都可能停下再也跑不动了。而这绿色怪物却好象有用不完的精力。
  
  突然间,我听到了羿的声音。我听到他的笑声,很远,却又很近。我无法确定是从哪个方向传来,但一定是他!他的声音,我绝不可能听错!
  
  就在他的笑声里,我同时听到了食人巨魔轰然倒地的巨响。
  
  它并没有给我它的血,但是它给我了希望。
  
  羿,我会来找你的。等我得到力量手套,我会来的。因为,我爱你。
  
  已经记不清了啊,我到底砍了多少食人魔了。300?500?还是1000?但是它始终没有给我它的血。
  
  我变得非常脆弱。每次砍倒食人魔,我都会神经质地翻背包。但是始终没有我要的东西。
  
  很多次,我都听见羿的声音。他的说话声,他跟朋友们在一起的嘻笑声。每次,我都冲动地想大声地喊他的名字,告诉他,我来了!
  
  每当这时,过度的压抑都快让我疯狂。我让自己站在寒风中,我要冷静,我还没有得到力量手套,我还没有成全羿的心愿。
  
  羿,知道吗?我此生的心愿,就是成全你的心愿。
  
  我继续着我的生活。杀食人魔成了我唯一的生活内容。
  
  那一天跟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一只落泊潦倒的欧吉被我狙杀,它喘着粗气想追上我,眼中似乎还闪着畏缩与无助。它知道它无法战胜我。
  
  在无数次的殊死搏斗中,我握弓的手已被磨炼得稳如磐石。但这一次,我有点犹豫了……或许是它那惊慌失措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自己,或许,我应该放它一条生路……
  
  我听见羿的声音:今晚,我在海音与慧结婚,希望我的朋友们都来祝福我们!!
  
  不!!我用尽全身的力量大喊!箭呼啸而出,在食人魔的胸膛上撕开一道致命的伤口!绿色的血液溢出,落在地上变成一只绿色的小瓶。
  
  食人魔的血。
  
  我摇晃着身子走过去,这个绿色的小瓶是我无数次梦中的希望。此刻,它在我眼前。
  
  我跪倒在地上。握住小小的血瓶,我听见自己的心在挣扎,在疼痛,在呻吟,在哭泣。真的,我真的听见。我那颗钻石般坚硬的心,原来早已柔软得不堪一击……
  
  我听见羿在笑。他那最生动,最英俊的笑容,发出世上最爽朗最动听的声音……
  
  我听见他的新娘慧在笑。温柔如水草的缠绵,纯洁似露水的清澈……
  
  我听见他们的朋友在笑。最深远最绵长的祝福溶入笑声,最珍贵最诚挚的友情溶入笑声……
  
  我听见……
  
  终于,我听见自己那颗心破碎的声音。很轻,很轻,只有我自己听得见。
  
  一滴泪滚烫地滑过我的脸庞,冰冷地坠落在我的手心。
  
  手心中,是一颗钻石。
  
  5、有一种无悔挚爱,叫力量
  
  你终于得到血和钻石了。娜鲁帕看着我的眼睛。她知道钻石来自何处,她也知道,无需再看我的心,因为早已破碎。
  
  我要力量手套。
  
  你还是要给他吗?
  
  是的。圆满他的心愿,是我一生最大的心愿。我只为这个心愿而存在。
  
  接过娜鲁帕交给我的力量手套,我诧异自己的平静。没有喜悦,没有悲伤。所有的感觉,都在经过中经历,而现在,已是结果。
  
  在转身离开洞穴时,我问娜鲁帕:
  
  这世上,一共有几双力量手套?
  
  两双。你手上的,是第二双。
  
  那第一双呢?也是你制作的?
  
  是的。所以我知道你会得到钻石。因为我也曾得到过。
  
  你的那双力量手套呢?
  
  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不会离开妖森,会在这个洞穴中了此一生。
  
  海音。
  
  最美丽的城,有着最美丽的月雾湖,是否,也有着最美丽的爱情?
  
  他拥着他的新娘,依然是那身银色的铠甲。他幸福着他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光。新娘是一位法师,深蓝色的长裙,缀满了新鲜的花瓣。
  
  我又看见了他的笑。笑容先在嘴角牵动,扩散至双颊,然后在眼底慢慢溶化漾开,最后,整张脸在笑意中生动。我知道,只有他的笑才能让我如此心动。
  
  只是,现在我的心已破碎。
  
  我分开人群,走向他们。每一步都窒息,每一步都艰难。每一步都是宿命的爱情与疼痛。
  
  终于,我站在他面前。
  
  力量手套在我手心放着异样的华彩,圣洁得象供奉的祭品。而他,就是我的神。我甚至可以将自己的生命放在祭坛上。
  
  记得我吗?那个你救过的小妖精。
  
  记得。
  
  记得你曾经要寻找的力量手套吗?
  
  记得。
  
  我找到了传说中的力量手套,送给你们,祝福你们。
  
  羿平静地注视着我,眼中依然是恍若隔世的温暖。他拉紧了妻子的手,微笑着说:
  
  我已经不再需要力量手套了。她,就是我所有力量的源头。有了她,我不可战胜。
  
  我把力量手套沉入了深不见底的月雾湖。
  
  我没有哭。我的眼中没有泪。
  
  泪已在我破碎的心中,点点地凝聚,慢慢地奔涌如泉。
  
  

翻页快捷键:←|→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