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一 > 玩家心情 > 正文

[心情]是你忘了带我走(一)

[加入收藏] [跟贴评论] [复制链接]发布时间:09-05-22 来源:52pk整理 作者:佚名

  “我在梦里描绘你的眉目,一遍一遍,不知疲惫……直到,思念的尽头……”
  
  亲爱的昂毅,我坐在我们从前走过千百遍的石阶上唱我写给你的歌,冷凝的琴弦让我的十指有了硬硬的茧,可是当我抚摸过那些有暗绿青苔的石壁时,还是能感到汩汩流淌的昨天……
  
  1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是座名叫浪漫的小城。夏的炙热和冬的静穆在这里交织成韵,时间显得格外深刻……
  
  我初到这里是因为情殇。这是个萧索的秋,缠绵的落叶诉着最后的衷肠,归寂的安宁令人彷徨……踏上浪漫斑痕累累的石阶,行人很少,不见都市的浮华。我俯瞰棱角分明的房房街街,灰白的格调,像老的照片……在这巨大的背景里我与昂毅似两抹不和谐的色彩,注定了喧宾夺主。
  
  在秋阳坠跌的余伤里,我怀抱吉他低吟浅唱,“孤独是一个人与整个世界的事”唯一回应我的是远处讯鸽振翅的回声……
  
  当晚有人留了画在我居住的旅馆。我持起画,顿时呆住了:铅华尽没的浪漫小城被残破的石壁分开,左右分别是作画的少年和弹琴的少女。
  
  嘴角弯了弧度,画里我火红的裙裾,在秋风里猎猎飞扬,尽管容颜模糊却看得见眉目间的孤傲与哀伤……
  
  我向老板道了谢,回到房间。边喝茶又边赏画,少年不真切的形象让人觉得像一现的风景……
  
  我暗下决心要见到他。于是我早早的上了床,希望明天的自己神采飞扬,。但我终输于久积的失眠之症,到了天明才昏昏睡去,再醒来已是艳阳的早偏……
  
  我微微懊恼,在房间里缩了整个下午。
  
  夜晚,我又失眠,辗转反侧里只靠往事麻痹寂寞……
  
  突然,有声音划破夜:“咚咚咚”,是敲墙的声音!再听,似乎还有旋律……我闭目跟随半晌惊喜的叫出声音:《只如初见》!那是我白天弹的曲子,原本冷硬的墙壁猛地多情起来……
  
  而隔壁那个“多情”的少年就是昂毅。
  
  我见到昂毅是在隔天,我在大街小巷里行着,看历史的伤痕……浪漫宛如一只古曲低缓而哀伤,致使昂毅的口哨声变得突凸起来,那嘹亮且悠长的激情之声仿佛贯穿天地,我一回头就遇见了他——昂毅在那石阶顶端,以那般张扬的姿态飞着口哨,让所有看到他的人都能感到他身体里舒展的青春恣意……可当他停下来凝望远空,又似乎在眉宇间现出凝重和沉敛。这两种本该相斥的特质在他身上有最完美的咬合……
  
  2再见依然
  
  “初见惊艳,再见依然。”这华丽的词句用在昂毅的身上似乎恰好。
  
  几天以后,我们再次相遇。
  
  他很英俊,除却英俊别无他言可喻,尤其是那一双澄澈却深邃的明眸,再见便陷进隐忍的情深……
  
  他向我点头微笑走向房间,他背着画板,步履迟静,低着头,也同样消瘦得让人起怜。
  
  我转回身看他,这样的男孩旅居在这浪漫小城必然也是为了情殇,我在心底凄然一笑,无意识地喃了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他的手停在空气里,眼里有异色,他缓缓的叹道:“好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可很多时刻我们在冥冥之中其实早已扰乱了对方的世界。”
  
  我惊讶的看他。
  
  他不解释,只推开房门,眼底黯伤汹涌,他说:“我们是同一场爱情故事里的局外人……”
  
  我从房外看进去,一副巨大的画立在窗上,几乎遮尽了光线。那画有低调的华丽,可我还来不及看清一笔一墨,眼泪已轰然而下……一阵天旋地转里,我再次确认我的男孩爱上了别的女孩,那女孩儿叫乔炎——她曾经是昂毅的未婚妻……
  
  昂毅立在门边,不看我,只说:“他们要结婚了,我不想别人见到我难过,所以逃到了这里……没想到又遇见了你……”
  
  我几乎泣不成声,但我听到自己的每一个字都是铿锵有力,我说:“他们都不值得我们这样……”
  
  昂毅怔住,半晌才自嘲道:“是啊,可是我们都不能自拔。”
  
  

翻页快捷键:←|→

相关内容